股市週期網 StockCycle
訪客 您好!請您先登錄網站 | 註冊會員最新文章熱門文章使用幫助購文辦法 股市週期網 StockCycle 首頁!

返回論壇首頁 股市週期網 StockCycle
 台股風雲再起
      台股潛望鏡回上一頁
           查閱主題:【高德利(stanley kroll):最成功的 ...
<< 台股潛望鏡歡迎您的到來 >>
 本版精華  個人收藏  回覆通知
您是本文章第 2271 位閱讀者。上一篇主題重新整理下一篇主題
 文章主題:【高德利(stanley kroll):最成功的期貨專家之一】 【加入收藏】將本主題加入我的收藏 將本主題加入我的最愛

作者匿稱:贏家本色

 會員等級:二等公民
二等公民銀卡
 
 會員編號:002043
 理財金幣:+ 209 
 發表總數:總計 249 篇文章
 註冊日期:2004/10/17
 查看會員資料 會員資料  發送悄悄話 悄悄話題  電子郵件 發送郵件  參觀 贏家本色 的個人首頁 個人網站  引用 引用回覆  回覆文章 回覆文章 
【高德利(stanley kroll):最成功的期貨專家之一】

http://www.7hcn.com/article/119879-1.html

高德利當了十三年的商品經紀人,在這段期間,他擁有1000個左右的客戶,並撰寫了一本商品操作方面的書。在這之後,他開始跟幾個志同道合的客戶合作,用自己的帳戶操作,結果賺了一大筆財富。

交易一帆風順

1974年12月9日中午,高德利從紐約布洛街25號的辦公室打電話給他太太,當時他太太正在第60街的法文協會上法文會話班。他問她說:“等一下我會到城堭a你去吃午飯。”

身為專業商品操作員,高德利每天工作時,總是忙著撥電話到芝加哥的交易所、紐約的商品交易所以及全國各地的其他交易所,所以請吃午飯可真是件難得的事。高哉絲自然滿口答應,並向老師請假:“很抱歉,我丈夫……。”

高德利接他太太時,她問說要去那埵Y飯。他說:“到第73銜” 她弄不清楚這是什麼意思,於是她說:“我不知道第73街有餐廳啊!” 四十歲,胸寬體胖,深色頭髮的高德利臉上只有神秘的笑容。事實上,最後走出計程車時,高哉絲發現自己置身於一間汽車展示間中。當那輛高雅的轎車雍容華貴地滑出後,高德利說:“噯!我解脫了。” 太太問:“你是說你出清小麥,退出來了?”

好幾個月以來,高德利跟他太太苦心積慮建立了驚人的小麥多頭倉:250萬口,價值1200萬美元。這是那年年初他用自己和客戶帳戶買進的。小麥每下跌1美分,他們就要損2萬5000美元;下跌10美分會損失25萬美元;下跌80美分,高德利就要破產。

從5月到11月,小麥緩慢地從每英鬥3.60美元漲到5.00美元以上,中間雖有多次回檔,但高德利那群人最後共賺了100萬美元。最近一陣子,高德利認為市場走勢看起來很虛浮,一宣拿不定主憊要不要賣。

“不,”高德利對太太說:“我退了每一樣東西,我要關掉辦公室,我們賺夠了。這輛車子是買給你的,我們要離開這堥儤甯w去住。”

他們真的這麼做了。他們在俯瞰日內瓦湖的地方買了一棟房子,距市區約40分鐘車程。冬天他們邀遊在加勒比海,夏天則乘著遊艇在歐洲各個運河尋幽訪勝。他們造了一艘遊艇做起包租生意,而且出了一本圖文並茂的歐洲運河攬勝手冊。

靈機一動出清部位

那個週一上午,高德利憂心忡忡地進到辦公室。這種臉色大家見多了,因為幾個月以來,自從他買進龐大數量的小麥後,每個周日、週一、週二、週三,甚至其他每一天上午—事實上還包括晚上,他總是滿面憂容,但這一次他比平常更顯得寢食難安,周未時,他總是駕船遨遊於長島海灣,希望拋卻心頭上小麥的煩惱,可是辦不到。小麥的利多消息一直不斷—某個地方發生旱災,或者蘇聯下新採買單。週一開盤時,高德利抱著電話跟經紀商連結個不停。他想,在正常情況下,這個利多消息會使小麥開盤價跳升約2美分。

他急促地對著話筒說:“給我進三月。” 他指的是三月期貨。“你買到三月了嗎?”

他的經紀人說:“躍了4美分,成為4.88美元。”

高德利掛聽電話。不妙。事實上,該說是可怕。該是下車的時候了。他打電話呼叫秘書:“給我一份小麥的完整清單。十分鐘內給我。“在他等候清單的時候,三月小麥漲了1美分,徘徊不前,然後又回跌。不妙!當秘書拿著報告跑進來時,高德利已經知道自己該怎麼做。他幾乎瞧也不瞧清單一眼。

他說:“告訴我總數。”秘書走到放有電腦的地方,開始鍵入數位。小麥價格又彈升,然後再挫跌。一分鐘後秘書把紙條遞到他眼前,底端有個數字,下面劃了兩杠。

高德利問:“是這樣嗎?”

“是這樣。”

“你確定嗎?”

“確定沒錯。”

高德利拿起電話,講得很柔很慢,但十分急迫:“賣可以嗎?我要賣出100萬英鬥三月小麥,聽到了嗎?100萬。”

營業員說:“哇,100萬。”

高德利說:“沒錯。現在,小心點,邁可,等好時機脫手。”

營業員說:“別擔心,高德利,謝謝。”接下來45分鐘,高德利又下了二張單子,每張各賣75萬英鬥小麥。250萬英鬥小麥可以裝滿二千個以上的火車車廂,全長可達25哩。單是這筆交易的手續費就要1萬5000美元。高德利按著打電話結經紀商的信用交易部門,因為他們的電腦中也有高德利所有小麥部位的紀錄。

他說:“我要知道到上週五收盤為止,我們持有的小麥數量總共有多少。現在就要。”幾分鐘後他獲得證實:250萬英鬥。

在此同時,交易所的營業廳內,他的經紀人忙苦處理單子。他沒有透露單子的數量,只是等著小麥價格上漲便大量倒貨。有時他會取消賣單,讓小麥價格走高,吸引更多的買盤,其他的營業員看到高德利的經紀人倡旗息鼓,膽子也變得六一點。然後.隨著價最齊升,這位經紀人會再拋出另一批合約。

他不時利用直拔專線向高德利報告進度。大概過了一個半小時,經紀人的文書訂電話給高德利說:“喂,聽著,這堿O最後幾筆交易。”他念出一連串的交易記錄,高德利把它們記在便條紙上交給秘書,“太美了,邁可,我想今天到此為止。”

然後他汀電話給太太,約好見面時間“買下勞斯萊斯”關閉辦公室,啟程前往歐洲。

決策正確耐心持有

高德利是在幾個月前的五月和六月買進小麥。所有跡象顯示他的動作正確。前一年的十二月間,小麥見底後連續上沖三個月”以巨量攻克上一個中期高價。然後踟躕不前”欲振乏力,接著一路下滑。幾周內跌勢不斷,自十一月以來的漲幅泰半淪陷,量能逐漸萎縮。

高德利操作商品多年的經驗告訴他,策略性時刻終淤來臨。他開始替自己和客戶買進,一直買到沒錢為止,小麥挾帶巨量勁揚。這個走勢強化他的信念,也就是大勢是往上。

但是,手頭上這麼多小麥則令他日夜不安。為避免價格下躍時自己驚慌殺出,他決定到國外走走,減低心理壓力。8、9月間他跟妻子飛抵瑞士”在尼昂 (Nyon)附近租了一間農莊,拒聽電話和閱讀報紙上的商品訊息。在瑞土的期間,小麥價格時而上漲,時而下躍,在這段期間內他又澇了好幾十萬美元。

然後他回到紐約兩個星期,想要去感受市場脈動,但他又開始緊張。他駕著帆船到布羅克島(Block Island)和新港(Newport)玩兩周,但到他回來時便感覺市場不太對勁。幾個星期以來,緊張情緒不斷升高,直到那個美妙的週一,在幾個小時內他就把他帳屍中擁有的小麥全數賣光。

他在這筆交易上賺了130萬美元。要是他再抱久一點,按下來的六周之內他就會損失150萬美元。

高德利最後這一擊是連賺三年記錄的高潮。這三年內,他自己的1萬8000美元成長到100萬美元以上,其間各個階段加入的約37位合夥人的錢,則從64萬6000美元增長為250萬美元。

在他替客戶下單的13年內(先是在美林公司[Merrill Lynch],然後又到其他商品經紀公司,包括自己的公司),高德利一直讓客戶作決定,甚至賠錢。離開美林之後.他從一家經紀商跳到另一家替客戶下單(約有一千人,他巳不記得正確的數字).並替幾家公司籌組商品部門,經驗愈來愈豐富。1967年,他創立了高德利達隆公司(Kroll Dallon and Company)。達隆先生後來離開了,但高德利覺得兩個名字比較好記。

高德利說,在這段期間內,他創造了許多新的商品合約,後來都很普遍。其中包括一種銀幣合約,不久後別人群起模仿,因此他又不得不發展新的商品台約。

雖然他的收入十分可觀,而且經過觀察和從錯誤中嘗試,在商品投機方面推出了許多觀念,但他卻沒存下什麼錢。最後他決心改行,把自己的心得付諸實踐,操作自己的帳戶。他決定他所操作的任何帳戶都要恰如他自己所做的一樣,別人沒有置喙的餘地。由於大部分客戶覺得,投資商品時如果過於躁進,很容易會破產,所以接受他條件的人很少。因此,可以這麼說,他脫離了這一行的零售面(Retail)…而且開始賺錢。

高德利的系統

多年來,高德利對華爾銜存有一種極其憤世嫉俗的態度,但他也從中學到商品操作方面的很多技巧,其中最重要的也是最簡單的:等待,直到主要趨勢明顯確立為止,然後在趨勢拉回時進場買賣。當趨勢結束時,則平倉。

換句話說,如果確立了黃豆強勁的上漲趨勢,然後大幅回檔,這時不妨在回檔中找尋自己認為合理的價位-往往是稍早的壓力點-然後在那個價位設單買進。如果黃豆迭創新高-證實趨勢確立-然後壓回、縣縮,這就證實了你的基本判聽沒錯:加碼買進,但不要像以前買那麼多。

商品投機客常犯的錯誤是,在主趨勢綿延不斷的過程中,下單數量愈來愈大:即漲勢過程采倒金字塔操作。結果,當趨勢反轉時,便賠得非常快,因為他把大部分的錢都投在趨勢的末升段。相反的,高德利在每次回檔時,投入的錢愈來愈少,所以反轉來臨時,獲取可觀利潤的機會就相當好,即使最後幾筆操作失敗也無損大局。

為了說明倒金字塔操作的危險,高德利敍述了一個故事。他說,他有個客戶正確地預測到可哥豆會從12美分漲到30美分。12美分的時候他買了2口,14美分時候買了2口,漲到20美為的時候,他深信自己看法正確,於是加碼買進20口。

每天收盤時,他總是精疲力盡,而且常到一家酒吧去。這堿O做可哥豆交易的人喜歡光顧的地方,他們會向他報告一大堆令人興奮的小道消息和報導,
可哥豆漲到20美分以上之後,漲勢受挫,高德利的那位元客戶因為擁有龐大數量的倉位而緊張異常,於是在17美分全部出清。雖然他從沒放棄自己的看法,認為可哥豆會漲到35美分左右價格的確有漲到這麼高,可是整個操作讓他賠了20萬美元。

當主要趨勢確實反轉時,高德利會在新反轉趨勢的有利反彈點處平倉。換句話說,如果他做多黃豆,而且市場反轉成為空頭走勢時”他會避免殺低,只在反彈時拔檔。
主趨勢來臨時,怎樣才能確認呢?高德利說,大宗穀物最容易研判,因為它們會像快車

般轟隆迎面而來,即使稍後脫軌而出,你也可以很安全地賭主要趨勢會再持續一陣子。高德利發現,小麥和黃豆是所有穀物中最好研判的,因為它們的市場太大,不容易受到入為操縱,玉米稍微不理想,但它常會追隨黃豆走勢,因為在許多用途上,它可以替代黃豆。

永遠不要和市場爭論

高德利說:「市場愈大,主趨勢愈可能研判」。我發現同樣的道理也可以應用在股市:通用汽車公司(General Motors)的股價定勢經常可以判定,而且確實是大盤的優良指標,而小型股的走勢卻較為沒有章法可循。

高德利稱,馬鈴薯遭人為炒作的方式簡直“胡來”:看對供需經濟面的投資人或投機客,常會遭炒手軋斃。他認為,在馬鈴薯交易方面,不能以緬因州的合約替代愛達荷州的合約,實在沒道理。比方說,玉米交易時,是按黃玉米的基本等級報價,但你可以用適當的溢價或折價,以更好或較差的玉米來履行合約。同樣的,你可以用世界上任何國家交運的可哥豆履行可哥豆台約。

高德利堅稱:“永遠不要和市場爭論”。如果主要趨勢反轉而對你不利,甚至被追繳保證金時,別理它。這時你應賣光,把整件事拋諸腦後,重新思考一番。

投資股票時,攤平操作(Averaging down)獲利可觀,但在商品交易方面,你不敢這麼做,因為保證金會要你的命。如果一磅銅值60美分,而價格跌到55美分,你全用現金買進,遲早可以獲利。但是商品操作者應繳的保證金如為10%,如果銅價跌到55分才反彈向上,而且如果他真的去繳保證金,他可能會把子彈用光。

投資商品會碰到的另一個問題是,如果你巨量操作,那麼碰到”停板休幣日”一連出現好幾天,你就慘了。停板休幣時,買賣根本不可能發生。交易所對每一種商品都有規定一天的漲跌停幅度,比方說,每英鬥5美分。商品價格一漲跌到極限,當天的交易就要停止,而不管是不是還有很多未撮合的單子。這個規定是為了防止狂拋拍買,好讓市場有喘息思考的空間,並對突變的波動做出理性的反應。但是在這種狀況下,你賠的金額會是個無底洞,而且幾乎沒辦法保護自己。也許你想平掉危險的空倉,但是日復一日,價格漲停,交易停止,你永遠沒辦法做想做的事。

偶而你們能脫手,但你得知道怎麼做。比方說在砂糖交易方面,如果在美國市場你沒辦法動作,那麼也許你能在倫敦做個相反的倉位。如果這還行不通,你可以試試選擇權,但這些方法的代價都很高,唯一真能保護自己的方法,是時時刻刻掌握情緒,在狂潮湧起之前趕緊脫身。

1960年代末和1970年代初,這種停板休市毀了華爾銜許多證券商,因為他們急於增加業績,疏于建立客戶的財務健全。一連串停板休市日下來,有時客戶無法追加保證金,有時則乾脆逃之夭夭,經紀商只好自己吞下虧損。許多有名的老證券商就這樣破產。

投資商品的原則

綜合而論,高德利認為投資商品的基本方法可以歸納為以下四個原則:

1、確認主趨勢,並決心採取大動作。

2.在主要趨勢回檔時建立倉位。

3.在以後的回檔,另建倉位,但數量要愈來愈小。

4.趨勢走完時,整個程式倒過來做,籍以平倉。

這就是高德利的系統始末。他說:“這相當簡單。如果肯跟我在一起幾年,而且肯心無旁騖地做的話,幾乎任何人都能被調教成成功的商品投機客。”也許他說得對吧;但遺憾的是,對我來說,這跟臨淵履薄很簡單的說法似乎同樣草率,問題出在躍落深淵的後果。行走於鋪在走道上的木板十分簡單,但是木板要是鋪在尼加拉瓜瀑布上又如何?如果做錯倉位的懲罰只賠10美元,那麼照高德利的話去做也許很簡單,但如果多待在市場數周的懲罰是上百萬美元,那麼你需要鋼鐵般的膽子和驚人的信心才敢行動。

他談到他的簡單系統時,令我不禁想到提爾登(Bill Tilden)所撰的網球著作。這堙A所有的事情也都很簡單。閣下生來六尺四寸高,體格很棒–順帶一提的是,還有英俊非凡的面貌。你滿臉堆笑,揮拍發出的球強而有力,因此不得不找個新名詞,“快速球”來形容它。對手張大眼睛,怎麼也打不到。萬一不幸對手擊回,你使盡吃奶的力氣讓球高飛過去,對手反拍沒打中。如果對手高舉拍子或用別的方法輕拍過網,這時你早巳如餓虎撲羊地上網,球一彈起便迅速輕擊過去,球掉到底線,你便能輕輕鬆松地贏了。真的非常簡單。但你不是提爾登,去試試看吧。

同樣的,你不太有希望利用高德利的簡單系統,除非你本人就是高德利,具有相同的經驗。相同的決斷,相同的個性,而且對自己的恐懼和欲望有同樣鋼鐵般的控制能力。

對大多數投資人來說,高德利,“心無旁騖”的觀念也許沒那麼簡單。他在辦公室的時候,一分一秒都在注意他有興趣商品所發生的每一筆交易。他說,交易時間內,他告訴辦公室同事不要跟他講話,如果有什麼事情要交代,他會用動作表示,而不講話。他不會離開辦公室去參加消防演習,甚至也不會叫別人下樓去:他只是揮揮手。

高德利說,投機商品要賺錢,白天不能有其他嗜好,其他事也不能做。

盡信書不如無書

高德利在自己的心靈外築起銅牆鐵壁,任何外界無法完全確定的意見和資訊一概不理。由於幾乎沒有資訊符合標準,難怪他說,他根本不在意任何事實,只看市場走勢。我初次聽到這番話時不免大吃驚,但在他解釋之後,我覺得蠻有道理的。

首先,事實也可能是虛構的。我們必須懷疑,任何訊息可能是要引入誤人歧途。

其次,沒人知道它是不是完整的–挂一漏萬的消息往往比沒消息還糟。

第三,即使它通過了前面兩項考驗,我們仍然可以這麼想:任何真實的事情都巳經反映在市場上了。

高德利說:拿可哥豆來說,全世界的可哥豆幾乎全都種在加納和奈及利亞。來自這兩國的消息是由它們的行銷機構發怖的,而這些消息卻像是替可哥豆種植商爭取最好價格的工具,跟塔斯社一樣,發佈的消息公正不偏,又全都是事實。其他商品的“消息”也一樣。比方說,最近幾年小麥的大波動,往往跟蘇聯及其他外國政府的採購有關。但他們會預先宣佈他們要做什麼事嗎?絕不會。他們在各個市場用不實的傳言和瞞天過海的動作掩飾他們的交易。『消息靈通的投機客』聽信所有的消息,買進之後才知道上當了。如果你知道市場走勢的意義,那麼市場走勢就會說實話。商品市場中有另一種完全想誘君入甕的『消息』,比方說傳稱大陸穀物公司正在買進。經紀人打電話告訴我這類的事情時,我總是掛斷電話不聽。首先,大陸公司可能是為別人下單。或者,它可能是為了平衡某個月的倉位。對沖另一個月份的相反倉位。或者它之所以買賣,可能只是為了混淆市場視聽。

這位分析師說:“還不只這樣呢。”他拿出時代週刊(Time)一篇有關台板業的報導,文內斷言價格即將下跌。

高德利大吼:“拿開!鎖在你的公事包內!你應該知道,不要把那種東西放在我桌上,那些東西全都是垃圾!

講起這段往事時,高德利怒容再現,就橡吃素的主教談到食人族拿人肉給他吃一樣。每一件事情都不對。首先,時代同刊的內容也許不是實情。更糟的是,它是人云亦云寫出來的。這方面如果有什麼事實的話,總會在市場中反映出來。

高德利說,有一天,跟中東有關的一家著名國際銀行的一位帥哥來找他說:“我們知道你正在買銅。”高德利通常不回答這種問題,但這一次他回答說:“可能吧!”

這位年輕人繼續說:“我們在倫敦的人傳來銅的消息。我們在那堛漱@家銀行和其他單位所做的經濟報告指出,全世界的銅太多了。你為什麼不等到一年後才買呢?”
高德利回答說:“因為現在它上漲。”這位帥哥離開時還不嫌麻煩地留給高德利一大堆研究報告。幾天後,中國的貿易代表團在倫敦露面,積極買進全世界流通在外的銅,市場如火箭般一飛沖天。

注意商品趨勢

高德利舉出一個很少見的事情為例說,這種少見事情可能是很有用的事實資料。他說,玉米雖然遲到十一月才會收割,但是關鍵月份卻是在夏季。在連續乾旱好幾個月之後,有位專家蒞臨印第安那州和伊利諾州農田後發表意見說,乾旱持續了那麼久的時間,現在下雨也無濟於事,收成一定會很差。

如果玉米巳經從2美元漲到4美元,那麼這個消息即使是真的也沒用。但如果玉米只從2美元漲到2.20美元,那麼也許應該買進,這個消息可能巳為人們所知,但市場或許對其他的“事實資料”更有興趣,如咸信蘇聯應該豐收,因此沒能注意到中西部的旱災。

我問了個間題,也就是如果某人搬到印第安那州並成為玉米專家時,會發生什麼事?高德利答稱,這或許很管用,不過非有超人的耐性不可。

任何時候高德利都必須注意十種不同的商品,才夠填滿他的腦子,也才足以瞭解不同的價格走勢,如此一來,其中一種總會展現明顯的主要趨勢,讓他據以行動。晚上他躺在床上。咀嚼著白天的價格起伏,直到其中一種圖形開始跟他講話為止。過了一陣子,他覺得壓力慢慢增大,就會再仔細想想。

回過頭來再談騙人的“事實資料”。高德利說,只要不知道群眾在做些什麼,就很容易擺脫群居本能,所以他拒絕聽”消息”。場內經紀人跟他往來約一年之後,就不太敢把新聞快報告訴他。

以前在芝加哥的時候,高德利曾拜訪一家著名穀物交易公司的高階主管。他問說,像他們那種公司正買進或賣出的消息,對投資人來說有沒有用。那位高階主管說,一點用處也沒有,因為他的公司可能透過一位經紀人賣出,但卻經由其他三位經紀人買進。然而,當美林公司(Merrill Lynch)每個辦公室傳遍“大陸穀物公司正在買進”的消息時,總會有兩三個客戶跑去下買單,想靠這種訊息獲利。

走勢明朗方出擊

高德利談到另一個故事說,他有位元客戶是跑船的無線電操作員。每次他上岸,他總把航行途中存下的錢傾囊投機商品。他會坐在高德利的辦公室內,利用複雜的色筆劃圖方法,描繪他有興趣的商品走勢圖。有一天他來了,連續四天都沒下單子。

高德利自言自語地說:“也許他終幹變聰明了。”有一天早上高德利的助理高叫:“龐奇
(Bunge,一家大型交易商)正在買小麥。”這位元無線電操作員飛也似地跑到接單員處,差點沒摔倒,下了買單。結果小麥價格下跌了,如同以往,他的積蓄泡湯了。稍後高德利問他:“你為什麼要做那種事呢?”

這位元無線電操作員答稱:“我不知道,也許我是閑得發慌吧!”

高德利在“專業商品操作者”(The Professional Commodity Trade)中解釋了他的操作規則,這些規則似乎是他操作方法的精髓。他所有的成功故事都證實了這些規則可用性高,而他最糟的經歷,多數時候是因為他違反了其中一項規則。

每天晚上,他都會對每一種有興趣的商品填一張大卡片,上面列示長期的趨勢,短期的趨勢,價格目標以及他目前的操作策略。一旦寫在卡片上,他就不會背離所採用的策略。隨興而作,付出的代價總是十分昂貴。

價格上漲太多的商品,他也不進場。他堅持,只在整個走勢型態明朗化時才動作,這表示,在他密切注意的八或十種商品中,任何時候可能沒有,也可能有一種似乎值得投入的走勢出現。

大經紀商對客戶所提供的服務之所以那麼昂貴,原因之一是他們隨時對每種商品都可提供意見供參考。我曾經交談過的個人操作者指出,真正優秀的商品投資專家有如風毛麟角:甚至一家經紀商也找不出一個。能兜攬客戶的多數交易員本身就是輸家,但他們推銷競能講得口抹橫飛。

努力建立好倉位

要建立好倉位很難,而且幾乎不可能說做到就做到,你需要花上好幾周或一個月以上的時間。在高德利的大作中,他說明了這件事有多難。

1971年11月和12月,他相信銀價會上漲,並在1.40美元處買進,建立了不錯的倉位。1972年初,他雖然覺得銀價還會漲得更高,但他可以在較低的價格回補,並抓住其餘的漲勢,所以他以1.55美元脫手。但銀價卻一路直上到2.50美元,他肯定銀價還會漲很多,所以他決定等三件事情發生再買:,首先,回檔幅度為漲勢的40%或50%:其次,量萎縮,市場人氣普遍低沈,第三,價格回跌到合理的水準,比方說,上一個整理區。

遺憾的是,銀價並沒有回跌,直沖到2.70美元。高德利說,這段期間內他體重增加了約10磅。

最後小趨勢終於反轉。3月1日銀價漲停板,3月2日跳空開高.衝刺結束後便急轉直下,以2.64美元的低點做收。3月5日又跌停,高德利決定該進場了。

他認為,漲幅50%的回檔應把七月銀價拉回到約2.20美元,同時他認為他確認現貨銀在2.05美元到2.10美元處有支撐,相對的,七月銀價應是2.15到2.25美元。
他決定一定要等到銀價跌到那個價位,不管這中間發生什麼事。很幸運的,七月銀價在兩周內就跌到2.20美元,高德利買進了125口,一個多月內它竟然就徘徊在這個價位附近。

手氣真背!4月17日,七月銀價重跌到2.12美元,高德利賠了12萬5000美元。這時他再以約2.13元的價格買進40口七月銀。接下來三周,銀價又盤旋在這個價值附近,但雖逐漸萎縮,投機客的多頭倉也紛紛平掉,這表示大戶接手跡象明顯。

高德利為之一振,再買進35口七月臺約,價格在2.15到2.19元間。 5月3日,七月銀從2.14美元跳升到2.22美元,5月8日漲到2.29美元,隔天續升為2.35美元。5月15日勁揚到2.55美元”但收盤時重挫為2.36美元。高德利再買10口。

急跌過程中,經紀商狂拋,如同往常,業內和專業掌盤大戶冷靜地買進。一連串震盪之後,七月銀價終於在5月25日升抵2.51元。收盤後礦業局 (Bureau of Mines)宣佈,那年頭三個月銀的工業用量大增,同時業者手頭庫存降得遠比早先的預期為低。這是個新利多消息,隔天銀價漲停板。

高德利現在有210口多頭倉,一方面期待銀價會漲得更高,另一方面期待漲勢過程中出現回檔,好讓他把總倉位加到至少300口。6月11日那一周有回檔,他在2.55美元到2.65美元間再買70口。他把七月期貨轉成次年三月,以免交割。

令他驚懼的是,8月1日到9月11日間,三月期貨從3.13美元掉到2.61美元,這表示高德利和他的客戶賠出約150萬美元的帳上利潤!9月初,銀價急沖之後又跌回到2.61元,連自德利也沉不住氣了,殺掉手上280口中的約90口。9月14日下午2時,他終於知道那一天市價會收高,全周也有上漲,因此他確定跌勢已經反轉,他重新進場。買回50口,不過價格比不久前賣掉的那90口還高。

現在市價勁揚到3.12元,然後又回2.86元,高德利確認這堿O臨時支撐區,於是再買10口–總數巳達310口。這時一連串的利糾肖息紛至遝來:韓特(Bunker Hunt)就要交割2000萬英兩白銀、瑞土銀行業者準備輪空、其他各類做手也都在買進。幾天內三月銀價漲到3.18元,但在12月5日跌回到3.00 元。跌勢嚇走了更多的經紀商投機客,但多頭接下他們的賣單.1月8日,銀價漲到3.44元,高德利在3.42元附近下單賣掉160口,約占一半的倉位。

過一陣子什麼大風大浪也沒有,高德利終於按耐不住,雖然他預測價格還會再漲,但還是把全部合約賣掉了。

公司的經理把數字算出來,除了危機中輸悼的150萬美元賺回來外,另外又賺了30萬美元,結果這次交易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賺了130萬美元。

若干操作手法

除了商品圖表服務(Commodity Chart Service)外。高德利認為其他的經紀商或統計服務都一無用處。商品圖形服務一年要花240美元。一旦高德利確定某種商品走勢真的變得很有意思他就會去訂日線圖,而且不斷監視。他試用過點數圖、移動平均線和其他的圖形,但最後採用簡單的傳統線圖(Line Charts)他發現,每天觀察成交量的變化和未平倉合約不太有用,但偶而這些資料很有價值,特別是能夠指出走勢的反轉。但在特定的商品領域,有些個人或經紀人受到他的尊高德利指出,利用商品可以投機操作外幣買賣,因此在外幣直接套利(Direct Hedging)操作不可能時,還是能夠用商品作為套利的工具:比方說,在紐約做多可哥豆,並在倫敦建立類似的空倉。如果美元和英鎊的相對匯價不變,那麼這兩筆操作的賺賠就相互抵消。但是如果英鎊如近年般地走軟,你就賺了。這是種很方便的套利方法,或者其實可做為投機的手段,在銀行除非商業目的明顯,否則不接套利單的情況下,不妨一用。

高德利認為,商品交易所營業廳住的是一群怪獸。有一次,在芝加哥交易所的營業廳,玉米交易台的賣單很多,但沒人要買。美林公司派來的場內營業員出現了,手上抓著一筆大買單,他馬上被一大群經紀人包圍住。高德利看得心驚肉跳之際,那經紀人的外套雙袖竟然被其他人因搶著做生意而拉斷了。

另外一次他到商品交易所,在這堙A從技術層面看。他也是會員”他進入營業廳想要自己下單,省下手續費,但他搞不清楚那媯o生了什麼事。更教人驚訝的是,當他高吼要人接他的單子時,卻沒人跟他交易。最後,就象遊戲場中找不到玩伴的孩子,他收拾起彈珠,回到辦公室,打電話給場內另一個人,他馬上就替他下單。

做得對,坐得穩

高德利喜歡引用的一段話,出處是在他認為商品投機客必備的,“股票做手回憶錄”

(Reminiscences of a Stock Operator)上。這木書實際上是李佛摩(Jesse Livermorer),以李費佛(Edwin Le Fevre)為筆名寫的自傳。

書中主角說明了他怎麼認清只等大波動才操作的重要性:

研究過我在傅勒頓(Fullerton)辦公室操作獲利的經驗後,我發現,雖然我對市場的判斷百分之百正確,我卻沒因猜對幣場定勢而賺到夠多的錢。為什麼我做不到?

首先,我在多頭市場一開頭就看漲,而且進場買股票,支持自己的看法。然後,就如我預測的一樣,漲勢不斷。到這堙A所有事情都進行得很順利。但是,我還做了什麼事?哦,我聽信者一輩人的話,克制自己年輕心靈的衝動。我決心要放聰明些,小心翼翼,保守謹慎地玩股票。每個人都知道逢高出脫獲利,逢回檔買回股票。我所做所為正是這樣,或者這是我想做的:因為我常在獲利了結之後,再等那永遠不會來臨的回檔。我保守的口袋中安全地躺著四點的利潤,但卻眼睜睜地看著賣掉的股票飛漲十點。人家說,獲利了結,落袋為安,絕不會變窮。當然,你不會變窮,但在多頭市場中賺上四點就賣掉,你也不會致富。

我本來該賺二萬美元的利潤,到頭來只賺到二千美元。這就是保守作風帶給我的下場。

高德利操盤操得愈多,離商品圈和社交圈就愈遠。他是個獨行俠,覺得愈孤單愈好。

在他桌子上面的抽屜中,有張卡片打著李費佛的另一段話: “在華爾銜打滾了這許多年,賺過,也賠過上百萬美元之後,我要告訴你:“我之所以賺大錢,從來跟我的想法無關”有關的是我穩如泰山的本事。懂嗎?我靜坐不動。看對市場沒啥稀奇的。在多頭市場,你總能找到很多很早就看漲的人。我認識許多人,他們判斷時機准得很不像話,而且恰在獲利最大的時點進出股票。而且他們的經驗總是跟我不謀而合:也就是說,他們沒有從中賺到什麼錢。能看對市場而束手不動的人則難得一見。我發現這是最難學的一件事。但是股票做手要深入這一點精髓,才能賺大錢。操作者懂得如何操作,要賺百萬美元直如探囊取物,不懂門道的人一天賺幾百美元則難如登天,這話說得可是一點不假。

高德利說,一個人如想成功,持有的商品倉位,時間平均不能低於三個月左右,而且這是最低限度。平均持有期間應為四或五個月時間,如果抓准的話可以使你的錢變為七、八倍。如果你想搶小漲小躍的帽子,那麼手續費買賣價差會把你的利潤吃光。

你必須有很強烈的長線觀念,例如小麥會從2美元漲到4美元。如果目標只是從2美元漲到2.10美元,那麼在2.07美元,你會急著想脫手,這麼一來,你就不可能經歷整個走勢的起伏和回檔。

高德利曾經把李佛摩的一句話寫在紙上,效在電話機前:“錢是坐著嫌來的,不是靠操作賺來的。”他以前每天都要念這張卡片好幾次。

如果高德利看小麥的目標價格4元,而小麥漲到2.40美元,他會在回檔時加碼買進.而不是賣出。如呆小麥價格從2別美元回跌到2.30美元時,成交量萎縮,他反而會加碼。

看對行情就堅持到底

投資人必須假定會有一段大行情,但手頭上有一些指標會告訴你行情已經結束,如此一來,如果事情進行得果如預期,即使你巳經賺到很大的利潤,你也會有耐性和勇氣繼續留在市場中。坐擁龐大的賺錢倉位,如老僧入定般抱牢不放,並不容易,特別是如果你是寒微出身的人。

舉例來說,高德利曾經用自己的名字以20萬美元開始操作。最後商品定勢恰如預期,他的財富成長為40萬美元,他太太哉絲想不透為何此時不賣。

高德利說:“不,我的目標是60萬美元。”接著者市場止漲回跌,他的淨值減為25萬美元。

這時他跟哉絲促膝長談,她問:“如果漲回40萬美元,那時你還不交嗎?”高德利說:“不,
如果我有那種想法的話,現在我早就賣掉了。在我照到45萬美元後的第一次回檔,我還要加碼買進。”

在“專業商品操作者”一書中,高德利分析了他幾個客戶的操作紀錄。比方說,其中一個人賠錢的操作筆數是賺錢筆數的兩倍,平均每筆操作虧損是平均每筆操作獲利的三倍多。高德利重新調整這位元客戶的操作紀錄,假設他跟定每筆賠錢倉位的虧損為保證金的5%,那麼平均獲利會比平均虧損多出約25%。利用同樣的原則到另一個客戶的戶頭上,平均虧損可以降為實際虧損的六分之一。顯然兩位元客戶都有違背主要趨勢操作的傾向,不能降低虧損。

高德利拿他的紀錄跟自己18個月的操作相比:他賺錢的操作是賠錢操作次數的兩倍,平均獲利是平均虧損的兩倍。

另一方面,你很容易發現,堅守這些原則相當困難。有多少操作者賠了100萬美元還不慌張的?有多少人有能力虧損100萬?其實,什麼樣的人願意冒這種風險?

你得懂多少,才敢肯定自己看對行倩!你懂那麼多嗎?如果事情不如己意,一旦主要趨勢反轉不斷,而你可能鎩羽而歸時,你敢抱牢你的倉位嗎?

畢竟,從賺錢到趨勢回檔,造成100萬美元的虧損時,一旦回檔演變成反向的新主要趨勢時,這100萬美元很可能才只是好幾百萬美元中的一小部分而巳。

高德利曾經接到一封信,來信者小時候曾問過父親,怎麼樣才能在期貨市場賺錢。他父親答道:“你得膽大,也得看得正確。”

來信者又問他父親:“如果你既膽大又看走眼,會怎麼樣?”

“那你只好隨船沈沒了。”

來信者又說:“遺憾的是,父親的下場就是那樣。”

羅馬競技場

一個商品帳戶的平均壽命約為6個月。高德利說,當兩個商品經紀人碰面聊天時,總是假定客戶會在約一年的時間內把錢賠光。唯一的問題是,會賠給市場,還是賠在手續費上?

想到這幅慘像時—-美國所有經紀商商品部門的客戶都一個接一個賭輸出局,幾乎沒有人出局時身上還帶著錢—我就想到可怕的古羅馬競鬥場面。

當皇帝想要特別慶祝一番時,就上演這些競戲。開始的時候,200名被俘虜的奴隸和200名鬥士對決到死,過來是1OO名對100名,死者就被拖走。然後是50名倖存者對另外50名,死者又被拖走。現在是25名對25名。

最後,只有一個鬥士存活下來,照後再根據皇幣和群眾的意願,或可活著走出競技場。

相同的,幾乎每個商品投機客遲早都會被封殺出局。幾乎沒人能在抽傭制度下倖存超過一年—-很容易就達本錢的50%,而且往往會是100%。商品操作中總是利用保證金,由於只要繳保證金,所以投機客可以控制本錢10倍或20倍的商品。比方說,他的1萬美元成了15萬元。每幾周就周轉15萬元,一年下來傭金很容易就達5000美元。即使他的本錢從1萬元賺到100萬美元,如果他還是繼續操作商品,那麼傭金會隨著賭注而增加。

此外,投機客的本錢如果因獲利而增加,那麼他往往會增加交易數量,比方說,從20口慢慢增為200口。這麼一來,終有一天他賠錢時,賠的速度會比以前賺錢的速度更快,淘汰出局之速就好像他從來沒有贏過似的。

高德利上千名左右的客戶中,許多人十分聰明,而具經驗老到,可是卻都賠了錢。人只有在賺了錢之後就退場,才能逃過一劫。如果他還繼續操作,遲早他會把所有投資本錢都賠光。

此外,高德利跟其他我曾有一面之緣的商品交易員(Specialists)一致認為,商品投機客遲早總會把錢賠光,這件事絕不差錯,就像日以繼夜玩吃角子老虎.最後把老本輸光一樣。這只是時間問題。

投機客因手續費而傾家蕩產,經紀商卻因手續費而大賺特賺。經紀人對這種邪惡交易所抱持的玩世態度,很像一個世紀前知名貿易公司騙售鴉片給中國人一樣。

高德利說,他聽過某個特定商品的場內經紀人不斷賺錢,因為他們比起外界的客戶占上風,可以看到交易”帳簿”。他懷疑這種人有多少,而且也懷疑商品公司交易部門的人操作期貨能經常賺錢,但在撮合不同市場與現貨商品的複雜換約間,他們可以賺到很不錯的利潤。

商品投資致富鐵則

商品價格跌得遠比生產成本為低時,投資商員安全嗎?高德利答稱,商品的生產成本值得注意,但不是以保證金從事操作者的可靠指針,因為如果趨勢走空,那麼它可能跌得比生產成本低更多,這時投資者就會血本無歸。信心不足的買者在價格下跌時買進,也可能在價格再劇挫時心生恐慌殺出而再次鋅羽。

比方說,在1960年代初,砂糖價格跌到每磅3美分。經濟學家全都表示,這種價格比包裝袋和包裝的人工成本還低,買了之後等於糖免費奉送。經紀商的客戶趕緊大買持買。但是糖一路跌到1.25美分,數以千計的人如高德利所說的,“裹著繃帶離開”。那一次.他在倫敦敲進買進選擇權(Call option)。

我問過他,當商品市價跌到生產成本以下時,如果想投資獲利,為什麼不會全用現金去買?

他答稱,商品投機客總是用保證金投資,而且即使高德利不這麼做,他也沒辦法賺到合意的錢。

這似乎很沒道理:一件十拿九穩的事遠比有風險的事情更有價值,不管風險事件獲利能力可以經由保證金而擴大。畢竟,多數人多數時候總是錯的。因此.如果某種商品跌到遠低於它的生產成本,而你用現金買進一些時,你知道它終究會再漲回來,而你也可以安然無恙地退場,不筐其間的震盪有多激烈。

高德利說,如果有經紀人打電話到日內瓦湖結他,說銅市價為36美分,而生產成本力42美分時,他會買進約5萬美元,但幾乎不用保證金,而可稱為現金交易。同樣的,如果銅漲到1.90美元,他會放空,但數量會比較小。如果經紀人打電話來說,小麥已連漲16天,而且龐奇和大陸(另一家大交易公司)剛宣佈破產,那麼他會審慎地放空,但保持高比例的現金。

我問他,如果有人為了只用現金買進(不用保證金交易),告訴經紀人只在主要商品價格跌到生產成本以下時才打電話來,那麼事情會怎麼樣。高德利回答說,這會賺錢,不過經紀人對這件事不感興趣,因為他得靠客戶不斷進出才有須吃,事實上,經紀人可能根本不曉得生產成本是多少,因為成本不斷在變動。為了這件事,也許該請個經濟學家,只要碰上一次,可能就值回票價。世界上穩賺的事情並沒那麼多。

最重要的也是最簡單的:等待,直到主要趨勢明顯確立為止,然後在趨勢拉回時進場買賣。當趨勢結束時,則平倉。

重點體會摘錄:

按照交易系統的買賣條件進出炒作,而不要在買賣條件中間的時間堶捷i行交易。買入條件滿足,就買入;然後就是等待,等待賣出條件滿足。這中間就是等待,就是坐著不動,錢往往是坐等而來的,而不是炒作來的。

商品投機客常犯的錯誤是,在主趨勢綿延不斷的過程中,下單數量愈來愈大:即漲勢過程采倒金字塔操作。結果,當趨勢反轉時,便賠得非常快,因為他把大部分的錢都投在趨勢的末升段。相反的,高德利在每次回檔時,投入的錢愈來愈少,所以反轉來臨時,獲取可觀利潤的機會就相當好,即使最後幾筆操作失敗也無損大局。

體會:嚴禁順勢增倉。我的實踐炒作和我所知的周邊人實際炒作情況表明,倒金字塔炒作幾乎沒有贏利的。順勢增倉,可能是期貨炒作者失敗的根本原因之一。

主趨勢來臨時,怎樣才能確認呢?高德利說,大宗穀物最容易研判,因為它們會像快車般轟隆迎面而來,即使稍後脫軌而出,你也可以很安全地賭主要趨勢會再持續一陣子。高德利發現,小麥和黃豆是所有穀物中最好研判的,因為它們的市場太大,不容易受到入為操縱,玉米稍微不理想,但它常會追隨黃豆走勢,因為在許多用途上,它可以替代黃豆。

高德利說:「市場愈大,主趨勢愈可能研判」。我發現同樣的道理也可以應用在股市:通用 汽車公司(General Motors)的股價定勢經常可以判定,而且確實是大盤的優良指標,而小型股的走勢卻較為沒有章法可循。

體會:市場越大,成交量越大,越是難以被操縱。系統交易也有了成功的基礎環境條件。小品種市場,更容易被操縱。

市場總容量、總成交量在不斷擴大,這就是規範;市場總容量、總成交量在不斷縮小,這就是不規範。沒有人認為目前中國股市,正在走向規範;除了上幅零等。事實上,中國股市正在走向不規範。

投資股票時,攤平操作(Averaging down)獲利可觀,但在商品交易方面,你不敢這麼做,因為保證金會要你的命。如果一磅銅值60美分,而價格跌到55美分,你全用現金買進,遲早可以獲利。但是商品操作者應繳的保證金如為10%,如果銅價跌到55分才反彈向上,而且如果他真的去繳保證金,他可能會把子彈用光。

體會:保證金炒作,更加需要資金管理。

攤平操作,也是有條件的,那就是對市場總體趨勢把握正確,否則也要失敗。

投資商品會碰到的另一個問題是,如果你巨量操作,那麼碰到”停板休幣日”一連出現好幾天,你就慘了。停板休幣時,買賣根本不可能發生。交易所對每一種商品都有規定一天的漲跌停幅度–比方說,每英鬥5美分。商品價格一漲跌到極限,當天的交易就要停止,而不管是不是還有很多未撮合的單子。這個規定是為了防止狂拋拍買,好讓市場有喘息思考的空間,並對突變的波動做出理性的反應。但是在這種狀況下,你賠的金額會是個無底洞,而且幾乎沒辦法保護自己。也許你想平掉危險的空倉,但是日復一日,價格漲停,交易停止,你永遠沒辦法做想做的事。

體會:止蝕單是必要的,它可以限定某些比較大的虧損額度。但是,止蝕單不是控制風險的絕對可靠措施,根本措施是資金投入比例的限定。

偶而你們能脫手,但你得知道怎麼做。比方說在砂糖交易方面,如果在美國市場你沒辦法動作,那麼也許你能在倫敦做個相反的倉位。如果這還行不通,你可以試試選擇權,但這些方法的代價都很高,唯一真能保護自己的方法,是時時刻刻掌握情緒,在狂潮湧起之前趕緊脫身。

1960年代末和1970年代初,這種停板休市毀了華爾銜許多證券商,因為他們急於增加業績,疏于建立客戶的財務健全。一連串停板休市日下來,有時客戶無法追加保證金,有時則乾脆逃之夭夭,經紀商只好自己吞下虧損。許多有名的老證券商就這樣破產。

體會:特別是行情尖銳的時日,期權是保護期貨合約的有效手段。

另一個更加有效的手段就是:空倉。

盡信書不如無書

高德利在自己的心靈外築起銅牆鐵壁,任何外界無法完全確定的意見和資訊一概不理。由於幾乎沒有資訊符合標準,難怪他說,他根本不在意任何事實,只看市場走勢。我初次聽到這番話時不免大吃驚,但在他解釋之後,我覺得蠻有道理的。

首先,事實也可能是虛構的。我們必須懷疑,任何訊息可能是要引入誤人歧途。

其次,沒人知道它是不是完整的–挂一漏萬的消息往往比沒消息還糟。

第三,即使它通過了前面兩項考驗,我們仍然可以這麼想:任何真實的事情都巳經反映在市場上了。

我們在商品投資快訊和其他傳播媒體上看到和聽到的事情,幾乎全都會誤導人,因此邁向成功的第一步便是完全不理會這些訊息。

只要不知道群眾在做些什麼,就很容易擺脫群居本能,所以他拒絕聽”消息”。

體會:如果事實是真的,別人為什麼要告訴我?即便是真的,也是不完整的;即便完整,也是過時的;即便不過時,也是對我沒有用的。

市場行為包容一切。

靠內幕炒股的人能夠賺;靠消息炒股炒期貨的人必虧。內幕都讓我知道了,就已經變成消息了。

能兜攬客戶的多數交易員本身就是輸家,但他們推銷競能講得口抹橫飛。

體會:國內如此,國外也如此。有些人很容易讓別人相信其為高手,並且很容易招到會員、拉到資金客戶、至少受到眾多人的追捧崇拜。其實實戰炒作必定一塌糊塗,因為心思都用在推銷自己上面去了,而不是市場。相反,真正的高手,只有等到發達之後,才會被承認,那個時候,他已經不那麼需要被承認了。

高德利操盤操得愈多,離商品圈和社交圈就愈遠。他是個獨行俠,覺得愈孤單愈好。

體會:人群中堆積的是愚昧和偏見。熱情地追隨別人,或者被眾人熱烈地追捧,實際上就陷入大眾思維邏輯之中了。要一帆孤行。

一個商品帳戶的平均壽命約為6個月。商品投機客遲早總會把錢賠光,這件事絕不差錯。投機客因手續費而傾家蕩產,經紀商卻因手續費而大賺特賺。

體會:越是成就大的炒作者,成功的概率越低。

波段操作


發表時間 2012/11/21 09:27:03  該用戶目前不在線上    

作者匿稱:dawn

 會員等級:榮譽市民
特殊人物
 
 會員編號:005612
 理財金幣:+ 1 
 發表總數:總計 1244 篇文章
 註冊日期:2008/11/06
 查看會員資料 會員資料  發送悄悄話 悄悄話題  發送電子郵件 發送郵件  參觀 dawn 的個人網站 個人網站  回覆並引用原文 引用回覆  回覆本主題 回覆文章 

精采有趣的故事好看
但很難藉此提升自己的功力

當虧損發生時,時間就是你最大的敵人!
好時機得來不易,當時機對你有利時,要狠狠下注!
 

回覆時間 2012/11/22 23:11:46
本主題只有一頁。 回上一頁
快速回覆文章: 【高德利(stanley kroll):最成功的期貨專家之一】
用戶名稱及密碼: 用戶名稱: 註冊會員? 安全密碼: 忘記密碼?



使用表情文字轉換?

   您可以使用鍵盤上的 Ctrl + Enter 鍵直接送出回覆

↑回頁首↑


本網站訊息內容著作權及責任歸作者所有,不作為投資決策依據,版權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。
本網站發表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,與 股市週期網 StockCycle 立場無關。
本網站所有的標籤與註冊商標由原創作者所有,本站僅提供連結,不代表擁有版權,如有侵權,請通知站長移除。